182-1102-7095
  当前位置首页 > 典型案例 >

离婚诉讼保障自身利益

原告袁某。

 

委托代理人柯丹。

 

被告柯某甲。

 

原告袁某诉被告柯某甲离婚纠纷一案,本院受理后,依法由审判员方新明适用简易程序,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。原告袁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柯丹到庭参加了诉讼,被告柯某甲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。本案现已审理终结。

 

原告袁某诉称:原告与被告于2012年经人介绍相识,于××××年××月××日登记结婚。原告在怀孕期间,被告很少给原告打电话表示关心,也未向家里邮寄任何的生活费用,这是夫妻感情出现裂痕的开始。××××年××月××日原告生下女儿柯某乙,被告闻讯从上海回来后在家仅仅呆了三天就想返回上海,最后因家人的劝阻被告才勉强在家呆到小孩满月后离家。2015年12月份,被告从上海回来,表示不愿再继续这段婚姻,还说以后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家,被告还要原告给付其几万元作为这段婚姻的补偿,两人在婚姻存续期间没有任何共同财产,被告的这种要求实在过分。从原告怀孕至今,原、被告双方几乎一直处于两地分居状态,两人也很少电话联系,就算打电话被告也是非常的被动和冷漠。不仅如此,被告几乎没有向原告支付任何的生活费用,原告的生活来源完全是靠自己和娘家来支撑,被告完全没有尽到一点丈夫应尽的义务。被告的这些言行已经深深的伤害了原告,导致原告不愿再维持这段婚姻。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,婚生女由被告抚养。

 

原告袁某为支持其诉讼主张,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:

 

证据一、原告身份证复印件及××人证复印件各一份,证明原告的身份情况及原告属言语贰级××。

 

证据二、结婚证一份,证明原、被告系夫妻关系;

 

证据三、(2015)鄂大冶民初字第02486号民事裁定书、(2016)鄂0281民初1472号民事裁定书各一份,证明原告分别于2015年和2016年两次到法院起诉离婚。

 

被告柯某甲未予答辩亦未向本院提交证据。

 

因被告柯某甲未到庭答辩和质证,视为其对自己诉讼权利的放弃。对原告举出的证据,本院予以确认。

 

经审理查明,原告袁某与被告柯某甲于2012年上半年经人介绍相识,××××年××月××日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,2013年农历12月25日按农村习俗举行婚礼,××××年××月××日生育一女孩取名柯某乙。2015年7月原告袁某诉来本院,要求与被告柯某甲离婚,后原告撤回起诉。2016年3月原告袁某再次起诉,但其以被告未到庭为由,不参加开庭,本院裁定按撤诉处理。现原告袁某第三次起诉要求与被告柯某甲离婚。原告在庭审中陈述:原、被告婚前感情一般;婚后,被告从不关心原告,不给原告打电话,不给原告生活费,给原告身心造成了伤害;双方性格不合,无共同语言,无法沟通,并于2015年12月分居,双方感情确已破裂,无和好可能。

 

本院认为,人民法院审理离婚纠纷案件,准予或不准予离婚应以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作为标准。本案中,原告分别于2015年7月、2016年3月、2017年3月三次向本院起诉离婚,而被告柯某甲既不答辩也不参加庭审,可以看出原、被告不珍惜夫妻感情,互不履行夫妻义务,其夫妻关系仍未得到改善,应当认定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。现原告袁某提出要求与被告柯某甲离婚的请求,本院予以支持。对于小孩抚养问题,鉴于原告身体××,且双方分居后小孩一直随被告母亲一起生活,从有利于小孩的健康成长出发,小孩由被告抚养为宜。原告袁某自愿每月给付小孩抚养费200元,根据当地生活水平和原告的身体状况,本院予以认可。据此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第三十二条、第三十七条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,判决如下:

 

一、准许原告袁某与被告柯某甲离婚;

 

二、双方婚生女柯某乙由被告柯某甲抚养成人;

 

三、原告袁某每月支付小孩抚养费200元,定于每年12月20日一次性支付当年小孩抚养费,从2017年7月开始直至小孩成人时止。

律师联系方式:182-1102-7095
办公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南岸一号义安门56-3